网友小喵

头像by南桥落雪|喜欢南桥落雪|佛系意识流写手,更新随缘|lof有时候提醒刷不出来私信可能不能及时回|转载请私信

【泉杏】所谓温柔

*私设傲娇(?)泉
*ooc全篇
*设定是毕业后的偶像泉
*配合曲目:《やさしさとは》
*看到歌词的那一刻就想到了泉,想着泉的样子写下了这篇文
*其实是给最重要的人的贺文
*亲爱的好好,元旦快乐。




凌晨。
刚刚结束了新年庆祝活动的拍摄工作,濑名泉回到了住所。
刚从梦之咲毕业的濑名泉就已经积攒了些许名气,虽然不能说得上是人尽皆知,但通过不断上涨的人气就知道他在演艺圈有多一帆风顺。
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却又在意料之中的是,毕业后濑名泉没有以「Knights」的名义进行活动,而是在毕业那一场live后就与高中时的同伴没有了任何交集。Twitter上他独自开了作为艺人的账号,里面除了事务所账号之外他没有关注任何人。高中时用的手机号他也不再使用了,而是重新申请了一张手机卡,通讯录里只有自己的经纪人。
即便如此,高中时期的同学和同属一个组合的同伴毕业后的事他也略有耳闻,倒不如说是不经意地去了解,毕竟这个领域里还是有很多高中时期就认识的人的。「王」——不——月永走上了作曲家的道路,对他来说,音乐是使他得到平静的重要方式之一,也是唯一能让他忘记过去的方式;鸣上做了模特,他偶尔也会与濑名一起工作;朔间仅仅是开了一间小小的钢琴教室,他说这样的方式更适合他;朱樱,这个年龄最小的小鬼还未等毕业就去国外深造了,但将来应该不会和他们选择同样的道路吧。
濑名泉其实并不是不在意同属一个组合的另外四人,只是关心总让他觉得有些别扭,他更擅长的是对别人恶语相向。
刚毕业时,倒也不是没有人提议继续以「Knights」的名义进行活动这件事,毕竟演艺界存在于组合中的偶像也绝对不在少数,而且「Knights」确实有着五人高中生活中最珍贵的回忆。但是谁也没想到,第一个拒绝这个提议的是他们曾经的「王」。
具体原因濑名泉并没有去追问,因为那就像是垂死前的挣扎,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而且他内心里也明白,没有「王」的「Knights」只会是一个衰败的曾经的虚张声势的“强豪组合”罢了。
至于杏,濑名泉倒是没有听说过她的消息。自从毕业后,她就像是蒸发了一般,即使从梦之咲学生的口中也听不到她的名字。后来他因为杏的去向试探地问过鸣上岚,得到的回答却是“司君只说是退学了,别的一概不知。”
濑名泉有些怅然若失。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是觉得像是缺少了一块一样。
大概只是因为离开了「Knights」吧。他这样想着。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大概是刚刚毕业那阵子压力太大的缘故,濑名泉在睡不着的时候会回忆过去,这几乎成为他的一种习惯。
这次,他回忆里的是杏。
刚刚进入学园的她还显得很笨拙,在制作人方面因为没有经验,经常做的反而是添乱。但是她却经常揽下所有的活计,天天像不必休息的机器人一样不知疲惫地高速旋转。从濑名泉的角度看来,她恰恰是最容易崩溃的典型,就像当初的游木一样。
所以濑名才想要保护她,他不忍看到下一个游木出现在他眼前。
濑名开始主动去接近她,他想要指导她怎样做才是正确的,却一不小心又说了些令人讨厌的话,结果总是杏被吓跑收场。最后,杏甚至开始躲着他,他却无可奈何。他也想要试着去改变,但是不坦率的性格却只会让他变成说话刻薄的人。
他有时很羡慕鸣上和杏的关系,但是如果让他拜托鸣上去指导杏的话,他的自尊是不会允许他做这种事的。他只能一个人在暗地里痛苦的反思,但是在见到杏那一刻,事先脑内编排好的话语又会变成伤害她的语言。
恶性循环。
濑名泉深知这样的害处,他开始强迫自己不去管她。那个人怎么样都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他强迫自己躲着杏,却在一次次的寻找和短暂的眼神交汇中失败。濑名泉不知道自己对她是什么感情,他觉得自己仅仅是想要拉她一把,防止她走上当年游木那条路而已,但他令人反感的说教反而对小杏起了相反的作用。
濑名泉开始陷入苦恼和自责之中,他知道自己不是擅长去安慰别人的温柔类型,那样的角色应该是同属一个组合的鸣上,事实上照顾和安慰别人也一直是鸣上所做的事。鸣上是个温柔的人,这一点是「Knights」乃至梦之咲都认可的事情。
但他濑名泉的脾气也是出了名的差。新生甚至有见到他绕道走的情况。濑名泉努力去尝试变得温柔,他尝试使用鸣上对话时使用的语言,结果却是被问“身体不舒服吗?需要去叫医生吗?”这样的话。他忍不住炸毛,对方却一脸“啊太好了果然没什么事”的表情。
自己真的不适合「温柔」吗?
濑名泉百思不得其解,他一如既往地用他自己的方法“指导”杏,却每次都会把她吓跑。濑名泉有时候在深夜的校园里看到她还在,一种说不清的情感会涌上心头。但他只会趁她不在的时候为她倒上一杯热茶。
在背后支持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我是这样一个不温柔的人。教导她这种事情,鸣上会是比我更好的人选。濑名泉虽然有些不服气,但他只能默默接受着,毕竟他不能伤害到杏。
就维持这样的关系一直到毕业。毕业live是杏一手策划的。这时的杏明显与刚来的时候大不相同,她也在成长着。濑名泉有些欣慰。虽然接下来杏说最想感谢的人其实是同为二年级的鸣上学长时,泉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就像是五味杂陈那样的感觉,泉自己也说不清那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情。
和看到自己没有保护好的游木时的心情很不一样,虽然他是抱着“同样”的心情对待二人的。
真的是同样的吗?他自己都产生了疑问。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特别关注过游木了,或者说没有曾经对游木关怀的那样深。
他这时也才发现自己对杏的感情。
不过都不重要了。他高中毕业后费了那么大的劲去断掉高中时期好友们的联系,仅仅是为了不想再听到她的消息而已。因为濑名泉心里清楚,分心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尤其是对一个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偶像来说。
上午九点。
濑名泉今天难得的赖了一会儿床,这还是毕业以来的第一次。今天没有工作,他难得可以休息一整天,但他却从床上爬起来,想着去事务所附近的那家咖啡店消磨时光。
虽然是新年,但其实咖啡店里却有些冷清。即便是有人,也很少像濑名泉这样一个人单着来的。濑名泉像往常一样点了一杯咖啡,坐在较为靠里的位置上。他旁边那桌和他一样是个落单的人。那人很像是小杏,但气质又有很大的差别。其实仔细看就一点也不像了,只是他的错觉和思念而已。
濑名泉将咖啡一饮而尽,这是他从未有过的。苦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他皱了皱眉头,走出了咖啡店。
去梦之咲看看吧。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了这种强烈的想法。
虽然是节假日,但梦之咲的大门还在敞着,似乎是有什么人在里面。濑名泉出示了自己过去的学生证——其实不出示的话也没什么关系,毕竟是节假日——他走了进去。
果然,天台上有人。随风飘扬的棕色长发让他想起了一个女孩。
杏。
他冲着教学楼的位置飞奔了过去,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路,可是却显得如此漫长又短暂。他第一次想要倾诉自己全部的感情,他想要告诉她自己从一开始就一直喜欢着她,他想要去表达自己对她的思念,尽管表达是他最不擅长的事。
他大脑一片空白,一向理性的他却忘记了考虑被拒绝的后果,但他就像不成熟却也无畏的愚者一样,哪怕前路是刀山火海,他也要用自己的武器击败一切困难。
“杏。”
她回头了。
“即便我不擅长表达,也不像鸣上那样温柔,但我想和你在一起。”
“那么,你愿意做我的公主,让我守护你一辈子吗?”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