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小喵

头像by南桥落雪|喜欢南桥落雪|佛系意识流写手,更新随缘|lof有时候提醒刷不出来私信可能不能及时回|转载请私信

【恋与制作人】当你删游戏时

*给自己高产的福利(?)
*ooc通篇
*脑洞来源于友人的话
*试着用不那么纪录片的文风
*无敌短的短篇,因为不想给那么甜的小哥哥们发刀子
*许墨真的太难写了我是拒绝的





周棋洛
你还没等说完,周棋洛把你死死抱住,你试图去挣扎却没有任何用处。
“疼……”
周棋洛这才放小了抱你的力度。他把头埋在你的颈窝,有人体的温度又有冰凉的触感。
你这才发现周棋洛哭了。
即使是遇到黑粉时也依旧微笑着的他,出道以来第一次哭了。
“能不能别走,我怕。”
“你有家人和朋友,即使没有我我也会很放心。”
“但是我,我只有你了。”
“让我任性一次,你可不可以不要走,一直陪着我,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他抬起头,眼圈红红的,眼角还残余着没擦干的泪滴,像是乞求般颤抖着说:“别走。”



白起
“我早就感受到了。”白起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知道你不像以前那样喜欢我了,也有预感我们不会走到最后。”
“但我没想到会这么快。和你在一起后,每一天都无比短暂,我想就这样一直一辈子下去,但是我心里也清楚那对我们来说是不可能的。”
“你要答应我,走了之后要把我彻底忘掉,要找一个比我还喜欢你的人在一起,你要和他去完成我们没有完成的那些约定。”
“那你呢?”你问白起。他显然没有在考虑他自己,只是一味的勾画你的未来,最可惜的是这个未来蓝图里再也不会有他的身影出现。
“我啊……”白起苦笑着,“没有你,我又能去哪里,去和谁在一起呢?”
“我就站在这里,等你回家。”



李泽言
你说分手后的那天。
“走吧。”出乎你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是,李泽言只说了两个字。但你也知道,干练是李泽言一贯的作风。
只是他今天显然不在状态。没有经过精心打理的头发看上去像是蓬松的鸡毛,衬衫扣子扣串了,最后一个扣子孤零零的露在西服外面,领带显然没有打好,歪歪扭扭让人有种担心会不会掉的念头。
最显眼的是他的眼睛。眼圈很红,眼睛里还有很多血丝,一看就是昨晚通宵的结果。
“李泽言,你没事吧?”即使不能做恋人了,出于朋友之间的关心,你还是问了他。
“我能有什么事。”他扯动了一下嘴角,想表示自己真的没事,可他这副样子比哭还难看。
“记得付违约金。”
“还有,把我的感情还给我,别忘了。”


许墨
“你说什么?”自从认识你之后,许墨的脸第一次这么黑,吓得你不敢继续说下去。
他扣住你的手腕,把你按在墙上,就像你们刚见面那样,只不过那时和这时的力度与感情简直是天壤之别。
“你不能离开。”他显然是彻底被激怒了,你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许墨,有些害怕。
早知道再委婉一点说好了。你暗自懊恼。
“你不能和别人在一起,只能和我。”不知为何,平日里腻歪的情话此时听起来却这么毛骨悚然,你真怕下一秒许墨就把你五马分尸。
“别离开我,你只能属于我许墨一人。”

评论(45)

热度(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