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小喵

头像by南桥落雪|喜欢南桥落雪|佛系意识流写手,更新随缘|lof有时候提醒刷不出来私信可能不能及时回|转载请私信

【狮心】Time Lapse

*Leo死亡梗,介意慎
*建议配合曲目:《さよならだけが人生だ》《Nine Point Eight》
*ooc全篇,有BUG
*有私设,还很多
*《前任3》中林佳和孟云是一部分的原型
*大概是写得最多的一篇了






某班从东京前往伦敦的飞机坠机。
濑名泉偶然看到这一新闻,他对比着月永雷欧的推特。这是月永雷欧第一次以演奏家的身份出国演出,虽然仅仅是伴奏,但他也足足兴奋了一个多月。推文附带的图片上的他拿着飞机票,冲镜头绽放灿烂的笑容。
出发地相同,目的地相同。
千万不要是这班飞机。
濑名泉在心里祈祷着,他一向是不信神佛的,但是只有这时祷告能给他些许宽慰。他小心翼翼地将飞机班次对比着。
第一位相同。第二位、第三位……一直到最后一位,濑名泉即使反复对比了不下于二十次,结果都是他不愿看到的——全部都相同。
他开始用力掐着自己的脸,希望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做的梦。月永雷欧那么命大的人怎么可能突然不在世上?濑名泉不信。结果脸上的疼痛狠狠打了他一巴掌:这是真的,月永雷欧真的死去了。
或许是恶作剧呢。濑名泉抱着残存的一丝希望去搜索相关的新闻。结果是最权威的新闻网站也报道了同一事件。
包括机长在内的300人,无人生还。
濑名泉看到最后四个字时,脑袋里“嗡”的一声。他从来没想过他和雷欧两个人会有生离死别的时候,哪怕他现在的身份仅仅是雷欧的前男友。
雷欧出国前一周,两人刚吵了一次很严重的架。那是两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吵架。这次吵架,雷欧提出了分手。
吵架的原因和内容濑名泉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当初那种愤怒的感觉。他不明白为什么两人的吵架会那么严重,严重到了分手的地步。
分手后,月永雷欧虽然也经常来找他谈及关于合作曲的相关事宜,但他也能够明显的感受到那种生疏感,那是他和雷欧相识以来的第一次。雷欧和泉都不是小孩子,雷欧虽然表现得像个不成熟甚至疯癫的孩子,但是他和泉在处理感情方面都非常成熟和理智。但另一方面,他们处理的方式又是冷漠而有些偏激的。双方都很想念彼此,但在聊天框里的内容发了又删,两人只能通过看着对方的推特和从前的记录出神的办法传达着思念之情。
虽然是传达不到的思念。
因此,除了必要的小组练习之外,两人基本上保持着不联系的状态。濑名泉和月永雷欧谁都不肯低下这个头,他们不是觉得绷不住没有尊严没有面子,只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一段感情破裂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这一贯是濑名泉处理感情的信条。但他内心又渴望月永雷欧像骑士一样斩断这个顽固又偏激的信条,打破他内心的规则。但是他忘了一件事。月永雷欧一直是高高在上不会轻易屈服的倔强的王。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谁都倔强的不肯去联系谁,但又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起对方的点点滴滴。
但濑名泉怎么也没想到,月永雷欧会先一步离开。即使是分手后,泉也并未觉得雷欧真的离开他了,他也从未感到如此的空落感,心像是被硬撕掉一块。
他和月永雷欧在一起七年多了,自濑名泉在毕业那天毕业典礼后表白心意,到双方艰难又互相支持,再到现在的前途宽广,已经有七年半了,但七年半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只有一瞬,濑名泉本以为他们会这样一辈子,可雷欧的一辈子着实短暂。
分手后的那周,濑名泉每天都会做出相同的决定:“明天就去和他和好,明天一定要和他联系。”可一拖就拖到雷欧意外罹难。他和雷欧都是骄傲又有骄傲资本的人,都一样的倔强不允许低头,但是强撑着面子之后反而会更加后悔,尤其当对方不在人世后。
濑名泉非常后悔,他后悔为什么没早点和好,让他和雷欧最后还是“前任”这种关系,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前男友离世,可他也没有什么权利去作为雷欧的“爱人”认领遗体。
虽然空难可能没有遗体存在。
濑名泉在下班后特意绕了远道,经过他和雷欧不出名时租的小公寓和公寓前的公园。毕业以后,濑名泉继续以偶像的身份活跃在艺能界,但是月永雷欧却走上了音乐的道路,他也经常为濑名泉的歌谱曲。刚出道时,是雷欧支撑着他走过那段没有人脉、人气低迷、只能在不知名的小舞台举行live的日子的。
在刚出道的时候,濑名泉和月永雷欧租的房子很小,卧室里除了一张只能容纳一人的床之外什么都放不下。两个人挤在那张小床上,雷欧喜欢抱着泉睡,泉虽然嘴上说着“超麻烦的。”但是还是安静的靠在雷欧的肩头,把头埋在了雷欧的颈窝里。客厅里有一台新型的电视机和游戏手柄,那是泉和雷欧攒了三个月才咬牙买下来的。没有工作的时候,他们两个喜欢坐在靠垫上打游戏,那时候是游戏机风靡全球的时代,他们攒的钱却仅仅能买一台二手但不算老的游戏机。尽管有些卡已经不能再继续用,但他们两个却都很满足。不大但温馨的家里,有个能让你爱得无畏的人,对濑名泉和月永雷欧来说,是足以让他们知足的了。
压力太大的时候,雷欧会强制性的牵起他的手,孩子气地要泉陪他去公园遛弯。但是泉心里明白,雷欧看穿了自己逞强的笑容。雷欧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人,他总是能在泉状态不好的时候用各种奇怪又有趣的方式带他解压。虽然外人看来这段感情的结束是因为雷欧的任性举动,但只有泉知道,正是雷欧表面的任性却推动他走的更远,如果没有雷欧,他可能会在艺能界难以想象的重压下绝望直至崩溃。
濑名泉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雷欧的东西早在分手时就已经搬的差不多了,但有几样没办法搬走的大件物品,泉也一直没有舍得扔。这大概是留个念想的遗物吧,当时的他还抱有着这样的想法,只是没想到的是,一周之后,这些东西就真的成为了遗物。
濑名泉决定去参加月永雷欧的葬礼。
他特意穿了那件雷欧给他挑选的西服,那原本是他和雷欧第一次联动live时穿的。泉再一次穿上这件对现在的他来说有些肥大的衣服时,眼眶有些发红。
葬礼上他见到了许多梦之咲的同学们,他们无一不表情凝重,有些还在低低的啜泣。虽然雷欧休学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和同学们之间的感情也倒不错,这让泉多多少少有些欣慰,他以为雷欧的性格会让同班同学觉得很难相处的。他也见到了雷欧的妹妹Ruka。Ruka难得的安静,直直地盯着兄长的遗像。那张相片是泉拍的,雷欧还难得的夸赞了一次他的拍照技术。“虽然和我真人比起来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差距,不过照的很好了,濑名~”
泉想着即使是遗像,也想让雷欧走的好看些。于是以“这个是比较新的照片了。”为由将照片以邮件的形式发送给了雷欧的双亲。
区别在于泉手机屏保上的同一张,是彩色的。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