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小喵

头像by南桥落雪|喜欢南桥落雪|佛系意识流写手,更新随缘|lof有时候提醒刷不出来私信可能不能及时回|转载请私信

【狮心】沉默的狮子

*时间线为leo休学后,伪原著向
*ooc致歉,有私设
*建议配合曲目:《立ち直り中》《kiss》
*标题瞎取的





1.
放学后。
濑名泉特意绕了远道,他在正门仰视着月永雷欧住的那个房子,却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即使他和天祥院英智下棋时说出:“你应该已经探望过他了吧?”这样的话,但事实上他这个“月永雷欧最好的朋友”却做的显然有些不合格,他只是想套出天祥院口中关于雷欧的近况罢了。
如果自己亲自去探望的话,情况会不会变好些?他无数次地反问自己,结果总是在一次次的踯躅中放弃。
但事实上,他也有些怯于去面对月永雷欧,他虽然不理解这种胆怯来源于哪里,如果只是单纯的到别人家里做客会害羞那对低潮期的月永雷欧来讲就太不公平了;如果只是因为单纯的组合中没有什么值得讲的大事,濑名泉又觉得自己有许多话想和月永雷欧倾诉,他也相信月永雷欧那样温柔的人会倾听他的唠叨,就像他还未休学那样。
事实上,他们两人为什么会从曾经如胶似漆的关系变成现在这样,濑名泉自己也想不明白。
“我能成为给你这个国王依靠的宝座。”月永雷欧说出这句话时,濑名泉就感觉到不妙。在濑名泉心里,月永雷欧一直是高高在上却又温柔的有些孩子气的王,自己仅仅只是他身边辅佐他登上王位俯瞰众生为他斩破前方一切荆棘的骑士罢了,这是濑名泉所期望的。但是月永雷欧说出了那种危险的话,“我已经疲惫不堪,不知道能做偶像到几时了啊?”在濑名泉听来,这句话尤为刺耳。同月永雷欧一样,濑名泉虽然从不像雷欧那样表达,但其实他在心里也深深的依赖着自己身边这位举止怪异的“王”。同时,濑名泉也早已决定好,在消灭「Chess」后,他和月永雷欧两个人的新组合必定是围绕着雷欧而进行的,因为月永雷欧值得去站在学园——不,是全艺能圈的顶点。
濑名泉站在大门处立了半晌,最终还是转身离去了。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楼上的某一窗口,头发蓬乱的月永雷欧暗淡的眼神在看到他那一刻恢复了光亮。
2.
即使是晚上,月永雷欧的房间也还是一片漆黑。此时,雷欧坐在房间正中,双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周围是一些团成纸团的曲谱。
他写不出曲子了。
月永雷欧意识到这一点时,内心无比焦躁。“怎么会这样……没有天才作曲家这个称号没有人会来和我做朋友……没有人……”他呆呆地看着房间里的那架钢琴呢喃着,忽然他拿起琴凳似乎要砸在钢琴上泄愤,结果他的妹妹月永露卡(注:不确定国服是怎么翻译Ruka的,这边就自作主张地翻译成露卡了。)拦住了他。他一直放在心头上疼的妹妹从未见到自家兄长这副样子,她从背后抱住雷欧,雷欧甚至能感受到来自露卡的泪水。
月永雷欧冷静下来,他把露卡抱在怀里,摸着她的头小声安慰着他,其实也在安慰着自己。
“濑名、濑名一定不会抛弃我的。”他心里期望着如此,却在午夜被噩梦惊醒,他后背满是冷汗,抱着床头的猫咪玩偶哭了起来。
“怎么办啊……”像是临死前的悲鸣。
月永雷欧清楚得很,自己那些视作重要的“同伴”,其实都只是为了自己的曲子才勉强接纳自己的,同时,他再也清楚不过自己写不出曲子的后果。
是啊,如果他写不出曲子的话,他还会是「Knights」的队长吗?
不,他还能够回去「Knights」了吗?
「Knights」是因为濑名泉才聚集起来的,他充其量是因为泉的关系才坐上了队长的宝座。而就因为这个原因,他也无法笑着说出自己做不出曲这个沉重的事实。毕竟他,月永雷欧,尽管做出孩子般的举动也没有被人奚落,尽管总是不去学校却还未被开除的原因不就是他会做出专业级别的曲子吗?
做不出的曲子的他,也许只有濑名泉会向他伸出援助之手。
最坏的情况是——他最喜欢的濑名泉,也只不过因为他的曲子才接近他的。
3.
月永雷欧休学了。
濑名泉听到这个消息时,险些去月永雷欧家抓人,鸣上岚明智的在他冲出教学楼前拦住他。
“小泉,冷静下来。”
“怎么冷静啊?!我们现在可是连队长都没有了!”
“正是因为没有队长我们才不能自乱阵脚。”濑名泉从未看见鸣上岚那么认真的神情,“下星期不是还有梦幻祭吗?既然队长不在,那就只能靠你了。”
“哈?怎么可能!没有了那家伙,我是没办法前进的啊!”
“平常练习不都是你带领我们吗?这次也要靠你了。月永君只是休学,他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他也不希望看到支离破碎在角落里苟延残喘的「Knights」吧?「Knights」可是他的希望啊。”
“……”濑名泉难得的沉默,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我明白了。”许久,他才开口。
“小~濑,毕竟我们是骑士,我们可要守护住队长最重要的东西啊?”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那么放学后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吧?”
“不能又是胳膊上的伤复发了吧?啧,那家伙也真是胡来,住院的时候天天吵着出院,我不把他抓回去就吵着要回学校。刚刚出院就大吵大闹跑跑跳跳的,他是笨蛋吗?!”濑名泉虽然语气满是嫌弃,但表情却是前所未有的焦急。
“好啦好啦,再不练习的话人家也会发脾气的哦?”
放学后,「Knights」的三人买了些月永雷欧爱吃的零食去了雷欧的家。
月永雷欧不在家。
他们得到了这样的回复,每个人难免都有些失望。濑名泉将零食递给露卡后就转身离去了。
月永雷欧在房间里,他不是不愿去见他这个极为珍视的组合的成员们,只是他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他接过零食,发现里面是三人写下的鼓励的话,极为显眼的是泉堪比莲巳的又臭又长的说教。
“濑名…还真的以为我是旧伤复发啊。”月永雷欧反复看了那张卡片数百遍,“不过,谢谢他们,我有了回去的理由和希望。”
4.
濑名泉反复查看着邮箱和手机短信。
有新邮件提醒的铃声时,濑名泉会放下手头的一切工作去查看。但当他发现发件人不是那个他倒背如流的地址和号码时,他顿时失去了浏览下去的欲望。
月永雷欧,他现在在做什么呢?如果他现在在这里的话,他会怎么做呢?
他无数次的想过这个问题,不管是在上课发呆时,练习时,抑或是在午夜没有睡意时。
我好想你,你快回来。
濑名泉在短信编辑这一栏输入了这八个字,却在沉思半晌后一个字一个字删掉。如果让雷欧收到的话,他一定会不留情面的说着“恶心”不停地嘲笑着他的吧。想到他那张久违的笑脸,泉轻轻的笑了。
人总是这么奇怪,明明他还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自己只当他小孩子一样对他毫不在意。可是当他走了之后,泉才发现自己如此的想念他。
明天……去看看他吧。
濑名泉做了这样的决定,沉沉的睡去了。
他梦见雷欧回来,又梦见雷欧哭泣着离开。梦醒后,他下意识的去触摸枕头。
湿的。
5.
濑名泉再次作出去看望月永雷欧的决定。他提着一篮子水果,按响了月永家的门铃。
“露卡~”月永雷欧带着愉快的笑容跑出门外,在发现是濑名泉后转身,恶狠狠地,“不见!”
“哈?”
“魔鬼!恶魔!居然把我丢在家里这么久才来探望一次!白痴!”月永雷欧赌着气,撅着嘴别扭地打开了大门。
“明明还有一次你不在……”濑名泉把水果篮放在月永家的茶几上,“你是笨蛋还是傻子啊?这么多天都不给我发个短信打个电话?虽然你手机丢了不过我有陪着你去买吧?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啊?明明这么都是高中生了还这么任性地在撒娇,虽然我不讨厌但是也适可而止啊?我可是好心的来看望你却被你劈头盖脸一顿骂啊?你知不知道这么热的天气提着果篮有多~烦的吗?”
“……濑名大笨蛋!”月永雷欧耐着性子听完后准备跑回房间,却被濑名泉一手拉住。
“又要跑?我说啊,你在跑之前也不看看你的对手是谁?是最了解你的濑名泉啊。就不能不用这些玩腻了的套路吗?”
“以后如果你再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不管是受伤了也好,打群架也好或是别的什么,我都希望我成为那个你最信任的人,我希望你把一切都和我说啊?我可是担心你担心得快疯掉的你身后的濑名啊?”
“可濑名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人,我不想因为一点小事就把你牵扯进来。我不是小孩子了,已经不需要濑名妈妈般的呵护了!我不想濑名天天因为我的事烦恼嘛,明明你也有那么多工作要做!”
“哈?可是你才是第一位的啊?而且你什么都不和我说让我有不被信任的不安定感你倒是有点自觉啊?”
“……我明白了啦!好像又有inspiration喷涌而出——!我要好好记录下来!”
“喂喂、不要记录在我的胳膊上啊?”
“这是《爱之歌》哦?即使世界终结了,你也要高唱着爱死掉!”
“你这是什么解释啊?”
“濑名在临死前最后一刻要唱着我的歌!这是王对骑士的命令!”
“你还是那么乱来啊?”
“一定要做到!要把这首歌的曲子烂熟于心啊?还要求你填上这首歌的词!这是属于我们两人的爱之歌,哈哈哈☆”
“对了濑名,你凑过来一点!”月永雷欧突然想起了什么。
濑名泉像他说的那样向他凑过去,却得到了一个印在脸颊上的吻。
“这个,是我们爱的标记,也不许你偷偷洗掉!这也是命令!”
“我、我当然知道了!”濑名泉突然在月永雷欧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也稍微对我依赖下啊?就算是以爱人的身份。”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