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小喵

头像by南桥落雪|喜欢南桥落雪|佛系意识流写手,更新随缘|lof有时候提醒刷不出来私信可能不能及时回|转载请私信

【英敬英】王座

*cp请自行避雷,微有狮心
*ooc致歉,私设有,bug可能存在
*通篇都是主观臆测的言论
*时间线为喧哗祭








1.
不知什么时候,莲巳敬人连自己的青梅竹马天祥院英智的想法都已经捉摸不透了。幼时的他们是无话不说的伙伴,拥有着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对方的默契,但是现在天祥院望向他的眼神却让他感受到的是冰冷。
他旁敲侧击地问过,可天祥院英智含糊的态度让他明白了这件事他不必知道。是因为三毛缟斑的原因?莲巳敬人曾暗自猜测,又觉得若是三毛缟斑,自己的这位大少爷不必瞒着他。
天祥院英智大概是学院中最了解莲巳的人了。此时莲巳的心情他大概能猜测的出,但是如果他开口问,莲巳敬人肯定又会说“别多想。”之类的话。
莲巳敬人,你到底在想什么?
天祥院英智发现他也搞不懂自己这位青梅竹马了。他不明白莲巳一直在他身边辅佐他的用意,莲巳无论是凭实力还是其他的方面都有能力坐在梦之咲的王座,但这样优秀的人却将王座拱手相让于他,这让天祥院不得不心生疑惑,甚至担忧莲巳是否在前方设下陷阱等着他粉身碎骨。
但眼下,天祥院也没有更好的倾诉伙伴,倒不是他多疑,实在是因为他无法比信任莲巳还要信任他人。
天祥院英智深夜不眠,脑内一直思考着对策。他和莲巳的关系硬要说的话就像是月永雷欧和濑名泉,不过天祥院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比喻,毕竟月永雷欧也算是他的半个“朋友”。在不登上真正的王座之前,天祥院不会百分百信任任何人,很多时候朋友可以说是利用的代名词,他天祥院不就完美的表现了吗?但与一般的“利用”不同,天祥院心中还是尊敬并热爱这些把他当作朋友的人的。
莲巳敬人也同样无眠,他不理解英智对他的隐瞒,虽然这种不理解可能是出自任性,但他还是希望天祥院能多依赖他些。总是憋着不说会坏了身子的。莲巳敬人皱着眉,他的这位幼时玩伴什么时候才能懂得把自己放在第一位?重整学园的风气固然重要,但是身体是比这些还要摆在头等的大事。
莲巳敬人单纯的以为天祥院英智仅仅是瞒着自己的病情不说,他甚至决定明天开始每天给他带些补品和水果,谁知天祥院看到这些东西胡思乱想却更严重。
2.
在喧哗祭之前,莲巳敬人天真的以为天祥院英智不说只是怕自己担心罢了,但收到了那一纸诏书后,他彻底傻了眼。
他原以为自己深深信任的天祥院同样也信任着自己,他反复确认了无数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黑着脸离开了学生会办公室。
莲巳敬人在喧哗祭准备中的日子里也失眠了,不过失眠内容不是责备天祥院,而是习惯性的反思自己有没有让天祥院生疑的地方。他自认为自己是个很称职的副手,却不知道正是这种“称职”才最容易让人起疑的。
莲巳敬人一直很尊敬并忠心于天祥院英智,他每天在想的是如何辅佐好这位体弱多病的皇帝而非谋权篡位,同时在这位皇帝身边他也学到很多。就像是那次歌剧演的那样,他永远都是这位文弱少爷的带剑侍卫,为他清除一切麻烦和拦路石并辅佐他登基俯瞰众生。
他希望的他们的关系永远是侍臣与皇帝,却从未料到皇帝也有对贴身侍卫下手的那一天。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也使一向冷静的他乱了阵脚。
但他更不希望失去「红月」,这个从名字来讲就注定是为了辅佐「fine」而存在的组合。莲巳敬人仔细考虑过失去「红月」的后果,那样的话「fine」也不会好过,想必天祥院就是考虑到这个才逼他和他最敬重的伙伴拔刀相向的吧?
他硬着头皮迎战了,虽然他仍然不清楚天祥院的目的在于什么,但为了「红月」——或者说为了「fine」,他将拿起武器对自己忠诚的皇帝宣战。
3.
“我说啊,敬人,你为什么要甘心做No.2呢?你富有才华又有野心,为什么却从不考虑坐上王座接受朝拜的事情?”穿着对战用的华丽服装,带着冷酷的笑容的天祥院英智如此高高在上,莲巳敬人心中的英智形象一贯如此,只是他的身份由左右手变成了挑战者倒令他目眩。
“原来英智一直在烦恼这件事吗?”莲巳敬人倒是先轻轻笑起来,“对我来说,英智有着我企及不到的才华和智慧,这就足以令我甘心俯首称臣。”
“「fine」若是照亮这所学园的太阳,那我的「红月」就接替「fine」,在「fine」力不能及之处继续照亮。月是纯净美好的意象,我希望「红月」也能净化一切污秽,若是不能,那就用我手中的剑将其斩杀。”
“英智,来吧,堂堂正正的战一场吧,给我展示你真正的实力吧。之后如我希望的那样,踩在我的尸首上高傲地戴上皇冠,加冕为王。”

评论(1)

热度(10)